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水岁月

洮阳子的灵魂牧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混沌沉闷的下午  

2010-09-15 22:56:26|  分类: 随笔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一个平淡无奇、毫无波澜的下午。在这座城市,这个平淡无奇、毫无波澜的下午,其实和多年来许许多多个平平常常的下午没有太大的区别。混沌,噪杂,枯燥,沉闷,尽管显得死气沉沉,但死气沉沉中还是能够隐约感受到些许生机。不同之处在于,天空始终是阴晦的,仿佛忧郁的或者悲伤的人的脸。

这样的时光,我的思绪四处飘飞,一如风中的落叶和纸片,飘忽游弋,行踪无定。我忽然想起,许多年以前,就是在这个时节,老家的院子里堆满秋天的玉米和蔬菜,辛劳的母亲一刻不停地忙碌着。我把一把熟悉的镰刀丢失在田野里,丢失在岁月和时光的深处,由此引来母亲喋喋不休的唠叨和责怨。那把镰刀最终也没有找到,许多年过去了,我还在想,我究竟把它丢到哪里了。

秋天是适合写作的季节,可是这个下午我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本就贫乏的文思,如同收割之后不再耕种的闲田和空地,久久长不出一星半点令人喜悦的绿色。许多年来,虚妄和浮躁像魔鬼一样,时时附着在我身上,使人难以沉静下来,或者畅游在神往的书海中,或者陶醉在写作的苦乐里。尘世的冷暖炎凉和凄风苦雨时刻都在溶蚀、消磨着我们的灵魂和激情,我很庆幸我还有言说和表达的小小冲动。

无聊之中,我在等待一场秋雨的到来,然而天气预报里所说的那场小雨,直到现在还迟迟没有落下。窗外的居民小区里,随时可见散发小广告、推销廉价商品、收废品以及磨刀磨剪子的人。他们四处游走,出没在每一个有人出没的地方,有的还用电喇叭放出“磨剪子来镪菜刀”一类的响亮吆喝声。我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,任由思绪飘忽游移、行踪无定地继续翻飞。

这些年来,我从洮河岸边的中学校园里走出来,历经16年军旅岁月的漂泊和磨砺,最终又回到了恩深似海的家乡黄土地上。这里有源远流长的黄河,有魂牵梦绕的洮河,我把这片土地当作母亲,总想放开嗓子为她歌唱,可是我沙哑枯涩的喉咙一直唱不出响亮动听的音符。

我清楚地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目标是可以轻易达到的;我也知道我没有能力为这个世界说话,我微弱的声音从不会引起他人的重视,但是我不想一直保持沉默。我乐于在博客里抒写自己的感受和心情,也愿意为人间不公平的行为和事情发出几声微弱的呐喊,还喜欢在浏览阅读文学博客里朋友的诗文的时候,挑出隐藏其中的一些小小瑕疵,并婉转地予以指正。尽管我的嗓子总是因为发炎而枯涩,难以发出清脆生动的声调,但是面向深沉厚重的土地,面向浩繁沉重的生活,我还是要大声说出我的爱恋。

这时候,我听到两声喜鹊的叫声,准确地说,是两串喜鹊的叫声,喳喳喳喳,喳喳喳喳——仿佛来自悠远的天国,又仿佛有说不出的快乐和欢愉。我很奇怪,这久违的亲切的声音,现在即使身在乡村也很难听到了,何以能在喧嚣吵闹的城市里听到呢?

喜鹊只叫了两声,就屏声静气、不知所踪了,我不知道它还在不在刚才的地方,为什么不叫了,去了哪里。我又一次想起远去天国的母亲,想起这个世界上爱着我和我爱着的人。我想对他们说一声,我一直在心底里深深地爱着你们。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,脑海中突然冒出两句话:

我刚刚到达,而你却已经离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