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水岁月

洮阳子的灵魂牧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衣食住行忆往昔  

2008-11-13 13:05:37|  分类: 随笔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衣食住行忆往昔 - 洮阳子 - 洮阳子的文学博客

 

  那时候,不知道粮食都到哪儿去了,人们整日地饿着肚子,说话也没有力气。正是春草萌绿、树木绽叶的时节,邻村地里的苜蓿成了大家偷掠的目标。

  苜蓿的叶芽嫩绿可爱、鲜香诱人,捋回家拌上少许杂粮面蒸熟,那可是世间少有的佳肴美味。还有榆钱儿和榆皮,也是谁都不肯放过的猎物。没有多长光景,苜蓿地就被理成了秃头。榆钱儿捋完了,榆皮剥光了,棵棵榆树满身疮痍,凄惨地在阵阵春风里默默哭泣。

  有什么法子呢?人们都要活命啊!榆钱儿的吃法和苜蓿大抵相同,而榆树皮则是磨细了掺入面粉擀成面条,或是炒熟磨细做成炒面。这些东西能填肚子,现在的孩子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相信,但是那年月它们却救活了众多乡亲的生命。

  这些事情我虽然没有经历过,但是却不止一次地听父亲对我讲过。父亲是不会忘记的,我也没有忘记,再以后还有谁会记着,那可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二

  那年月真穷啊!食物匮乏,穿的也缺。很多人一年四季就那两件衣裳,还是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。

  还有的地方,一个人一年就穿一套衣服,冬天是棉衣,天气热了拆出棉花又是单衣,不像现在的人们,衣服没有确切的数目,春夏秋冬十二月,每件衣服都是商场买来的。尤其是一些年轻人,多数是女同胞,有些衣服买来还没有正经八百地穿上几次,就长久地封存衣柜、沉睡箱底,不再上身面世了。

  那时候人们都说,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。这样的主张和说教,现在谁都会觉得太陈旧、太过时了,但那时候却是我们坚持一贯的持家理念和生活规范。布是有限的,钱是极少的,而人却确凿是不能不穿衣服的。于是,老大穿旧老二穿,老二穿小老三穿,直到没人再穿或者再也无法重复利用。

  往往还有这样的情况,姐姐的衣服穿得不能再穿了,裁改后移交给弟弟继续发挥作用,可是弟弟嫌害臊丢人死活不穿,直气得母亲操起笤帚追打责骂,最后弟弟只好屈服就范。还有的小伙子瞅了对象去相亲,自己没有新衣服,只好左邻右舍地到处去借。借到了衣服,还要借一支钢笔别在上衣口袋上,这样显得有文化、有面子、有派头,婚姻大事多半能成。

  俗话说“人靠衣服马靠鞍”,现在大多数农村人衣着都和城里人没啥区别了,你还能仅凭衣饰辨明人们的真实身份么?

  三

  至于住的条件,那些年在咱们这黄土高原的山川坪坝、沟岭河湾里,可谓是地域不同、情状有别。

  窑洞是很多人在住的,更多的人住的则是土坯房屋,一路走去,触目皆是。窑里房中,无一例外都是土炕,烟熏火燎,四壁黑暗,尽显苍凉。没有电,更没有电灯电器,一盏盏煤油灯昏暗如豆的微弱光亮,烛照着凄风苦雨的清贫生活和生生不息的挣扎与希望。

  在这样的光照下,男人们抽旱烟、谝闲传、掀牛九,女人们做针线、纳鞋底、掐草辫儿,孩子们或者跟着大人凑热闹,或者看书写字做作业,企望着将来学业有成、跃离农门。

  窑洞一定是要用条石或片石箍了才算是好的,最好再搞搞内部粉刷,一则防止雨水冲刷侵蚀,二来自己和外人看了也觉着风光体面,但是箍得起窑、花得起钱的人家当时能有几家呀?

  土坯房子也常常让人烦难苦恼,下雨就漏水,落雪要扫除,泡水会倒塌,诸多愁情苦状真是难以尽数。“电灯电话,楼上楼下”,“耕地不用牛,点灯不用油”,这些口号下的理想境界和美好生活,似乎是遥不可及的。

  四

  听父辈们说,他们年轻的时候出行,公路是有的,但不叫公路,而叫官路。官路没铺柏油,也很少有汽车行驶,偶有车辆驶过,则尘土飞扬、云山雾罩,路上的行人被尘雾笼盖,半天才能现出原形。至于个人,交通工具是没有的,出门办事全靠双脚,一走几十里路,晴天一身土,雨天两腿泥,苦不堪言。

  后来,家境好的人家渐渐地有了自行车。那可是稀罕之物,有车来时,人们都忍不住目送和围观。骑车的人吸引了众多艳羡好奇的目光,他自己也感到风光无限。谁家有自行车,那在村人眼里可是财力和时尚的体现。而且只要有谁出门,如果和主人的关系处得不差,都会登门借车,结果是车子经常损坏,难免让主人心有为难、叫苦不迭。

  关于出行,我是有非常深刻的记忆的。从上中学开始,我就常常在家和县城之间来回奔波。那时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,因为父母经常骑用,我只能偶尔骑到学校,多数时候周六回家、周日返校,都是父母骑车接送。有时候父母顾不上,车子又不能让我骑走,我就只有步行,单程10多公里,走起来总觉得道路是那么漫长。后来家里又买了一辆自行车,我才终于告别徒步行走的艰难与烦恼。

  再后来离家更远了,坐班车到兰州,没有高速公路,不足100公里的路程要足足耗费近3个小时。上大学坐火车回家,火车上人总是太多,车速更是慢得让人怨愤不已。时速只有六、七十公里,买不到坐票,就一直充当站客,千余公里路程,往往要站过一半才能找到座位坐下,那情形真是不堪回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