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水岁月

洮阳子的灵魂牧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难忘故园老榆树  

2007-05-29 23:14:55|  分类: 散文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故乡老屋的院门外,有棵饱经风霜的老榆树。据父母讲,那是他们成家另过的时候栽种的,距今已经四十多年了。

  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老榆树是鸟雀的天堂。因为长得粗壮高大、枝叶繁茂,鸟雀们总喜欢在老榆树上栖息、歌唱,一年四季,一天到晚,总能听到麻雀的叽叽喳喳,喜鹊的嘎嘎嘎嘎,还有咕咕鸟、花花雀等其它不知名的鸟儿的婉转鸣叫。其中有一种鸟,家乡人唤作“铜铃儿”,长得玲珑可爱,毛色兼有紫铜色,叫的声音也很好听,因而往往被人们捉来养在笼子里。

   赤日炎炎的夏天,老榆树下是村人们避暑消闲、休憩娱乐的理想场所。午后的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村庄和四野,空气仿佛在燃烧,而老榆树下由于有着一树蓬蓬勃勃的枝叶造就的大片阴凉,凉爽宜人,大家就不分男女老少,纷纷聚拢了来。那时候农村没有什么文化活动,劳忙间隙乡亲们聚在一起,男人们有的“掀牛”“下方”,有的抬杠谝闲传,有的躺在地上小憩,有的干脆端了饭碗边吃边凑热闹;女人们则拿出梳子互相梳头,做针线,纳鞋底儿,唠家常……虽然日子过得清贫,农活十分苦累,但大家安之若素,处之怡然,仍旧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

   榆木质地柔韧,很适合制作木杈和锹把、锄柄之类。那时候,年轻力壮的父亲常常在院子里、树底下仰起头来反复回观察,一旦看准了,就爬上树去砍下枝条,然后在梯架上固定好,取直,风干,以备后用。村上的人家缺了木杈、锄柄什么的,也常常会来到老榆树下寻摸,每每都是乘兴而来,满意而归。

   提及老榆树,更让人想起缺吃少穿的困难年月。那年月,榆树可救过不少村人的命哩!据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故乡和全国其它地方一样,也遭受了令人心酸的饥荒。父亲说,当时有的人饿得面如菜色,两眼无光,全身疲软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喝过菜汤的肚皮鼓涨得像一张泛绿的薄纸,仿佛一挨就会破。实在没办法,大家就抢剥榆树皮,然后磨细做成炒面,或者掺上可怜的面粉做饭吃。当时村里还发生过吃榆皮吃死人的悲剧,据说有一位老人——当时还不算老,也就四十多岁——从地里耕田回来,饿极之下吃了榆皮面做的冷剩饭,结果肠胃绞痛,痛得满地打滚、大汗淋漓,最后竟活活疼死了。

   榆树皮能填肚子,榆钱儿也可以果腹。故乡的四月是树木吐绿的季节,也正是困难时期乡亲们生活青黄不接的时候,于是榆钱儿也就成了村人聊以充饥的粮食。每到这个时候,人们就攀折榆枝,捋下榆钱儿,和上少许杂粮面蒸着吃;抑或直接塞到嘴里咀嚼吞咽,饱尝了凄苦和辛酸,也渡过了一道道生活难关……

  岁月沧桑,世事变迁。如今,随着时光的流逝,乡亲们绝大多数生活温饱,正在向小康水平迈进。故园门前的老榆树依然健在,但已经变得更加老迈了,躯干趋于干枯,树皮愈显龟裂,枝叶日渐稀疏,就像我辛劳一生、日益苍老的父母双亲,病痛缠身,白雪染头,青春不再。

   想起老榆树,我就会想起远在乡下的父母双亲;想起父母双亲,我也总忘不了故园门前那棵饱经风霜的老榆树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